.六竹苑www.liuzhu.com创建于2001年8月8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苑 >> 竹友原创 >> 内容

今夜有约

时间:2005/7/9 点击:

  核心提示:...

      一个人随意惯了,突然被一群人管着,实在有点拘谨,在大智的心中,来到在这个岗位的确是看在老爸的面子,实在不愿意看着老爸为自己的工作继续去低眉谄谀地求人了,虽说每天的工作就是整理一些资料而已,但是遇见事情多的时候就会遭到这个那个的驱使了,即使没有事情可做,也必须规矩地坐在办公室,领导不走,连身体也不能够弯下,何况上网了,大智在后来把这段日子称作是集中营的训练。


      然而从老爸日渐舒展的笑容里可以看出对大智的满意,老人走路头也抬起来了,见着邻居也不再小心翼翼,偶尔也打声招呼,大智知道父亲在以自己为荣了 。自从部队复员回家,大智就一直想自己为自己创办一点事业,也打拼了好几回,钱也丢进去不少,可是依然不见起色,除了整天在家上网聊天,发帖,就是和父亲抵杠,眼看着青春被自己快要消磨光,可仍然无奈,不得不妥协而走进父亲为自己安排的生活。在机关的日子虽说无聊了些,可也轻松实惠。如果不是那天起床迟了点,如果不是在路上摔了一交,如果不去医院的话也就不会遇见初中同学寒宾,如果没有那一天的存在,大智也许就会继续沿着父亲的轨道一直生活下去,结婚生子,延续生命一直到老到死,然而他遇见了寒宾,这个改变他一生的关键人物。


      见到寒宾的时候,这小子已经不再是过去那幅穷酸样了,记得初中时候这小子就一直吃百家饭,大智是一直无所谓,好在老爸还有点家底,掏不空的,所以打从初中两人一直是铁哥们,大智凡有困难,寒宾是绝对在场,一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摸样的确让大智感动了好一阵,再次见到寒宾,着实惊讶,为他的全身名牌,为他的宝马轿车,也为他的慷慨大方......,给父亲扯了一个幌子,也给单位请了病假,大智坐在宝马里任由寒宾拉他来到高级宾馆。


      十年未见,三杯酒下肚。俩哥们拉起了家常,解开了大智心中的疑惑,明白了寒宾发达的过程,同时也为自己的犹柔寡断而汗颜,还是俗话说的好“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大智决定跟寒宾一起干,他是那样地相信着自己的哥们,相信他的钱都是靠自己的勤劳和聪明打拼来的,又是那样坚决地打算跟着他一起干。

      “不是我说你,哥们,现如今的社会不靠点歪门邪道赚点外快,靠死工资哪能发大财呢?就靠你那点工资,连养活你自个就难说,更甭说你将来的老婆孩子了。”

……

      “这么着吧,看在哥们一场的份上,你挂名我公司的员工,给你个名誉董事当当,你还是你的档案办公室主任。你拿双份工资,就专门为公司积累人际关系,就凭你老爸的关系,还有你的一张嘴巴,一定能够为公司创造无比的财富,不过丑话可说在前头哦,奖金可是凭业绩计算的哦,嘿嘿。。。。。”

……

      大智没想到老同学还会如此恋旧,在发达的时候没忘记给哥们点好处,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而且还预备着先不告诉老爸,等以后开上宝马再给老爸一个惊喜。

      时间没以往难熬了,大智每天上班就计算着什么时候能够开上宝马,在邻居同事前晃晃,看老爸喜笑颜开的样子,自从加入寒宾的公司后,对老爸可是言听计从,对领导也不怎么敬畏而生厌了,原以为集中营的训练生活倒显得有滋有味起来,这所有的改变也许都来源于他为公司创收几百万吧,那天寒宾开着宝马找到大智,让他托人批块地,连好处费一并给了大智,白拿公司好几个月工资了,大智早觉得不好意思了,立马保证。批块地对他来说太简单了,自己的舅舅不就在土地局吗,还不需要找别人了,何况寒宾要的地皮并不大,应该没问题,借口找资料,大智向单位请了假,直接去了舅舅单位,没想到事情非常地顺利,类似的事情大智为公司办了好几件,公司给他的奖金已经足够买上一辆宝马了,他已经开始计划去买了,想想生活 的多彩,想想幸福的未来,大智有时候不知不觉中也会笑出声来,而这一切竟都瞒着自己的父亲。

      纸终究包不住火,寒宾的公司 在红火了近十年后终于被公安发现在秘密制造冰毒,冰毒是什么?问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这是一种在中国乃至世界上都不允许制造的毒品,是全世界人民应该反对的极大危害生命健康的毒品,而大智竟然还帮过寒宾,竟然还傻里吧唧地相信自己的哥们在做正当生意,一心一意地做着宝马的梦,现在寒宾的公司被查封了,很快将查到自己头上,而自己竟然被蒙在鼓里岂不是太冤?而且还会连累舅舅,想到这里大智早已经六神无主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究竟是瞒不过父亲的眼睛,在父亲的追问下大智索性竹筒倒豆子如数地把和寒宾的邂逅到入公司以及为公司做事的经过告诉了父亲,并再三强调自己的确不知道他在制造冰毒,如果知道了是肯定不会帮他的,也不会鬼迷心窍的。

      告诉了父亲大智反倒松了口气,在他的心中对父亲虽然有怨但是更多的是敬佩,父亲对子女要求严格,为子女操劳,目的就是让自己的子女正直为人,事业有成,他自己一生正气凛然,要求自己的子女也一样,绝不能够做违法的事情,而今自己最得意的儿子竟然糊涂参与了这样一宗有生命危险的案件当中去了,怎能不让他揪心?看到父亲沉思的摸样,大智意思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决定勇敢地担起这个责任,不再让年迈的父亲操心了,他告诉父亲自己决定去自首,而在自首前让父亲答应他,让他帮政府找到寒宾后他一定去实现自己的承诺。

      大智知道政府正在找寒宾,这小子发现有风声跑的比兔子还快,凭他对他的了解,他猜想到一个地方,既然这小子无情无意地拉自己下水,料想也没真正拿自己当哥们看待,纯粹在利用自己,不过有一个地方这小子肯定得去,他告诉了父亲,让父亲明天晚上在老家河边的竹林等自己,并且把这封信交给政府,里面有寒宾的一些证据或许有用,父亲看着儿子坚定的眼神,欣慰中夹杂着担心,他拍了拍大智的肩膀只说了句“当心点”。

      寒宾这小子果然就在老家他们经常玩的那个窑洞里躲着,除非是大智或许真的没人能够找得到他,还有一帮打手也 在那里,大智知道不能够轻举妄动,知道了地方一定得看住他们,这帮人太狡猾,于是他一边打电话给父亲让他通知警察,一边找了个地方监视着这帮坏蛋,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窑洞外的大智又冷又饿,出来的时候疏忽了忘记带吃的和喝的了,加上北方的寒冷的天气,大智忍受着饥寒交迫,寂静的夜晚偶尔的狗叫声便能引起窑洞里的警觉,天亮了,远处隐隐能够听见汽车的声音,大智猜想警察马上就到,寒宾也似乎听到了风声,准备继续逃跑了,大智再不能够等了,他堵住了洞口,寒宾发现了大智,冷笑了几声,

      “哥们,俺可没亏待过你呢,即使知道自己在犯罪可都一直没告诉你,可没让你直接参与呢,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

      “今天哥们如果放我一马,而后一定感恩图报,怎么样?50万马上给你如何?”

……

      大智再也不会相信他的鬼话了,“你可真够哥们的啊,拉我下水不说,还连累我舅舅,今天让我放你这小子跑,休想!!!”

      “老板,废了这小子,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啊”为首的一个打手等不急了。

……

      “大智,再给你一次机会,再不让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可能!!除非我死!”大智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砰”的一声,大智感觉到天昏地暗,他死死抓住寒宾的腿,又一声响,大智闻到了腥味,他知道了什么,然而他的手始终没放,他隐约看见父亲朝自己飞奔过来,不一会便什么都不晓了。

      大智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雪白,唯有窗台上的鲜花特别耀眼。

      (本故事纯属虚构)

 

作者:紫雾 来源:竹林逸趣论坛>生活小说
  • 上一篇:情随境生
  • 下一篇:一条布裙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六竹苑(www.liuzhu.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20003945@qq.com 站长QQ:20003945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