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竹苑www.liuzhu.com创建于2001年8月8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苑 >> 竹友原创 >> 内容

猫的故事

时间:2002/10/12 点击:

  核心提示:...
老嗷 ─ 一只无法敲定出身门第的花猫 ─ 爷爷的挚爱。 因其身上带着棕黑色条纹, 叫声低沉而洪亮, 大有狮虎之雄风。 大家都叫它老嗷。

论年纪, 老嗷长我一岁. 大概正因为如此, 老嗷总是”倚老卖老”, 从不把我放在眼里。 每天在我身边昂首翘尾的走来走去, 看都不看我一眼。 偶尔,我挡了它的去路, 它就站定不动,抬起头向我”嗷嗷”大叫两声, 那威严的样子使我不得不让路了。 我多希望能像别人那样抱抱自己家的小猫。 但事实上, 即使是摸它一下都办不到。 无数次的尝试使我付出了血的代价。 老嗷的爪子敏捷而锋利, 对待我和老鼠同样毫不留情。

每天清晨五点左右, 老嗷从窝里走出来, 站在窝前打一个长长的呵欠, 弓弓背, 然后蹬住后腿, 前腿使劲向前伸展, 做一个优美的高低杠一样的伸懒腰的动作, 抖抖毛, 窜上爷爷的床, 用爪子拍拍爷爷的鼻子和脸, 再用头拱拱爷爷的脖子。 直到爷爷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 披好衣服, 为它打开屋门. 老嗷就无声无息地消失在窗外了。 约摸十点钟, 老嗷通常会叼着一只老鼠, 卧在院子里晒太阳。 太阳照得它带有棕黄色条纹的皮毛闪闪发光。 这家伙把老鼠轻轻按在爪下, 眯着眼睛好像睡觉的样子。 老鼠见猫睡了, 爪子松了, 于是想开遛, 却被老嗷一次又一次的抓回来。 有时老嗷兴致高, 将捕获的老鼠像球一样的拨来拨去, 直玩得老鼠奄奄一息, 再将它一口吞下去。 嘴角的血是一定要舔干净的, 不然即使是最宠它的爷爷也不会让它进门。

其实, 对它望而生畏的不仅是我和老鼠, 还有邻居家的狗阿波。 本来阿波一贯在附近一带作威作福, 谁家来了人它都狂吠不止, 常有小孩被它吓哭。 话说一日, 老嗷在院子里晒太阳, 阿波大摇大摆地走过去, 用鼻子嗅了嗅老嗷的屁股, 汪汪大叫。 包括阿波在内, 大家都以为, 老嗷一定吓得大叫一声, 窜上旁边的大枣树。 可谁也没料到, 老嗷”嚯”地站了起来. 转向阿波, 腰向后弓, 前爪和头紧贴地面, 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老虎一样的金黄色的眼睛逼视着阿波。 阿波一愣, 慢慢地向后退了几步, 转身就跑…… 自此, 阿波见了老嗷, 总是一声不吭地远远地绕着走, 老嗷依旧在院子当中晒太阳。

无数个春夏秋冬, 老嗷每天重复着极有规律的生活。 1996年, 我18岁, 已经长成了大姑娘并且考上了大学。 可是就再这一年, 老嗷明显地衰老了。 皮毛发涩, 眼睛也不再像先前那样炯炯有神。 它终日眯着眼睛躺在窝里或是卧在暖气上, 好几个小时一动不动。 那天我平生第一次抚摸了它, 却没有胜利的喜悦, 反而觉得有一滴泪在心中滑落。

老嗷的大牙掉了, 这颗曾撕碎过无数只老鼠皮毛肌骨的大牙终于光荣退役了。 老嗷甚至连软软的熟肉馅都吃不了。 每天, 爷爷把牛奶盘放在它的窝前, 希望它能多喝一点, 再多喝一点……最后一个早晨, 老嗷早早地起来, 像往常一样把爷爷叫醒。 爷爷亲了亲几天没动的老嗷, 轻轻地为它打开屋门。老嗷步履蹒跚地走了。

老嗷再也没回来。 猫和人一样重感情, 它不愿意主人看到自己已死的样子和僵直的身体,不愿主人为自己的躯壳而落泪。

老嗷那年十九岁零四个月, 我们永远想念它。


清风掠影作于2001/06/20 11:51:22

作者:清风掠影 来源:竹林逸趣老论坛第一版>谈文论诗
  • 上一篇:东坡与竹
  • 下一篇:穿毛衣的季节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六竹苑(www.liuzhu.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20003945@qq.com 站长QQ:20003945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