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竹苑www.liuzhu.com创建于2001年8月8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苑 >> 竹友原创 >> 内容

过年关键词

时间:2006/1/27 点击:

  核心提示:...

      网上都说,年是这么来的:

      年是什么?年是一只怪兽,一年四季都在深海里,只有除夕才爬上岸来。它一上岸,所到之处便是洪水泛滥。后来人们在家门口贴起红纸,院子里烧柴禾、拢旺火,用菜刀剁菜肉,发出雷鸣般的声音。把“年”吓回逃回了海里。于是就有了除夕贴对联,挂彩灯,穿新衣,还要剁饺馅包饺子,晚上还要拢旺火、烧柴禾,------这就是年了。

      那我的年是这样过的。


对联


      父亲在十几天前就买来了大红纸,进行工整的裁剪后,剩下的事就全交给我了。我先是搬来我十岁时他就为我买来的《唐诗宋词分类描写辞典》,找描写新春的诗句,然后用笔抄到小本子上,再看看家中共有几房门,然后磨墨铺纸。古时候,书生写对联时,总有一个灵活的书童在一旁侍候着,我只有自力更生了。写了几付对联后,我就自作主张地加个横批:新春快乐,或者吉祥如意。窗外是小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树枝上还挂着几片在寒风中颤抖的枯叶,书房里却是墨香满溢,还有一个得意洋洋地我。

      写完后还要贴对联。在乡下老家,贴对联这种装门面的事都是家中的男子做的,在军营里,家中就我和爸爸妈妈,装门面的事当然就是我做了。我把对联沾好胶水,小心翼翼地附贴到门上,左侧腰,右侧腰,再仰头,左右、和横批就都贴好了,然后从凳子上跳下来,退后几步,看看对联是否贴得工整,自己觉得满意了,便趁机溜出去玩了。天黑回家时,因为没有把凳子搬回家里,总会在自己腿上踢出个青斑来。
   
      链接:总沾沾自喜于自己的毛笔字,小学时,每天下午第一节课写完毛笔字交给老师后,我们一群学生便围着老师,看着她用手中的红笔圈出她认为写得很好的字,“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老师每圈一个,我们就异口同声地喊一声。


年夜饭和鞭炮


      三百六十五天里,再没有一天会比除夕更热闹了。五点多钟时,家里就开始隐隐约约地来客人,全是舰艇上的兵哥哥,青一色的海蓝色军装,有不少是比我大不了几岁的还同样稚气地脸。

      当兵在外,远离家乡,佳节时候却无法与亲人团圆,父亲每年都会在年三十里把他们请过来一起吃年夜饭。而父母总是从几天前就已开始准备。

      天一黑,哥哥们就会陪着我放鞭炮,院前院后的,全是欢快的笑声。我胆小,不敢点火,是因为更小的时候,曾偷偷捡了人家扔下的尚未熄灭的香烟头去点一个小鞭炮,点着了,却忘记从手中扔掉,结果炸了食指,火辣辣地疼,怕父母知道后会责备,只能忍疼吞声。但这个时候,我要显示自己的勇敢,于是大我四岁的胡陶哥哥便会陪着我去点双响炮,它们象小卫士一样一个个站立在花坛边上,他抓着我的手慢慢接近,烟头刚要接近,我就立即往后跑,在得到他的绝对保证我的安全后,我终于把手伸了出去,终于看到“嗤嗤“地火花冒出来,我正在发呆,哥哥拉着我迅速撤退,就在我们退到院门口时,便听到了惊天的“砰砰”两声。

      父亲请人吃饭时,从不忘记让我敬客人们酒,我举着小杯子,里面装满了雪碧,按着顺序,一个一个敬,叔叔、哥哥的叫着,说着些吉利的话儿,虽然那时性格并不开朗,但祝福语还是层出不穷,一圈下来,二十几个人,我的祝福都没有重复。

      链接:平时父母一下班就要忙着赶到家中烧菜、做饭,两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着,我在书房里偷偷看着课外书,一边看,一边听着有几个盘子放在桌上了。当他们三菜一汤全部摆在桌上了,不用等他们叫“吃饭了”我就主动坐到桌上了。只有年三十这天,父母休息,烧菜做饭不用这么紧张,我也可以打打下手,还可以在厨房捞点他们正在准备冷菜吃吃。


新衣与压岁钱


      从小我就喜欢臭美,穿上一件新衣服的时候,一定要走到外面给别人看一看。

      那年的年三十下午,妈妈让我试一下新衣的,我刚穿上就舍不得脱下了,照着镜子时,想着,在家里只有父母看着,多没劲,便挖空心思地想着,怎样才能走出这个家门。当我走进厨房看到了一堆垃圾后便灵机一动,对正在洗菜的父母说:我去倒垃圾了。父母惊讶于我的突然勤劳,因为平时叫我十声,我都不会动一动,但瞬间又明白了我的诡计,但我已经冲出家门了。

      走出去后的一路上我都在东张西望,怎么就看不到一个人呢,从我家到垃圾场有二百米,还要经过一排房子,怎么就看不到一个人的?

      父亲总是在春节联欢晚会里,新年钟声敲响时把压岁钱给我,父亲的偏好是钱上的数字编号最后一位数字不是6就是8,我理所当然地收下后,妈妈随即也把压岁钱给我,妈妈的压岁钱比爸爸要少,但我从不嫌少,当晚,我就把它们压在我的枕头底下,但放不了几天,父亲就会跟我说,你小孩子家家的,钱还是由我来保管吧。于是我的压岁钱又到了父亲手里,现在想来,大人从来就是骗小孩子的,因为父亲后来再没提把压岁钱还我的事:)

      链接:小时候用钱挺厉害,经常在学校旁边的小店里买零食吃,不仅自己吃,还把东西分给别的小孩子,但都记不得那钱是从哪来的了。

 

 

 

------

查看评论

 

作者:片片蝶衣 来源:竹林逸趣论坛>真情花园
  • 上一篇:尚湖美
  • 下一篇:家乡的春节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六竹苑(www.liuzhu.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20003945@qq.com 站长QQ:20003945
  • Powered by laoy! V4.0.6